「不許哭,妳哭甚麼呢?」白袍男子笑了,那微笑讓那張俊美的臉孔,又增添了幾分吸引力。「覓音,如果能讓妳每天都這麼抱著我,那我情願把這兒的花全都剪完呢。幫妳做這些事情,讓妳可以多點時間陪在我身邊,那就是讓我開心的方法了。」
  她……她哭了?
  大量的哀傷揉著感動,像是巨大的漩渦,紐絞著自己的心,疼得讓眼淚奔流。
  「少爺,快點把你的手伸出來,讓我好好上藥!」
  李曉真還在為了自己流淚震驚的時候,嘴巴卻又主動開口說話了,而且動作極為俐落快速,只見她拉著對方的手,細心用手絹將手掌上點點血漬擦拭,打開小箱,裡面有著不知名的瓶瓶罐罐排列整齊,她卻毫不猶豫地選了其中一只,倒了些許粉末在男人的手上,接著開始用紗布細心包裹著。
  「少爺……我真的……不配……」她的眼淚還不斷地竄流著,聲音也因哭泣而斷斷續續,淚珠滾落在包裹的紗布上,跟他手掌上的傷口混成了血淚。
  對方像是感受得到她激動的情緒,一把將李曉真攬入懷中,她感覺得到那胸膛內強而有力的心跳,還有那句溫暖感動的話語――
  「沒有甚麼配不配,我們相愛,那就夠了。」
  『鈴鈴鈴――』
  一瞬間,剛剛那羅曼蒂克的場景全都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吵鬧的鬧鐘鈴聲,還有學校宿舍蒼白的水泥天花板。
  李曉真連忙將鬧鈴切掉,雖然離開了夢境,但情緒卻從夢裡帶到了現實生活中,仍熱淚盈眶。
  這是甚麼樣的夢?怎麼能如此真實,又如此不可思議?

創作者介紹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