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是的。」男子點了點頭,深邃的眼眸有種說不出的陰鬱,但反倒成了他的一種特殊氣質,讓人注意。
「上次謝謝你警告我。」對方這麼有禮貌,李曉真覺得自己也該好好謝謝對方,「之前你不跟我講終止打工的原因,是因為警方秘密攻堅,不想讓無關緊要的人牽扯進來吧?」
「甚麼警方攻堅?」白袍男子疑惑地問。
「就是那個方談奇跟黃國輝啊!」李曉真解釋著:「他們是醫院的研究員,但是他們連續犯下好幾件性侵殺人案件――」
「方談奇跟黃國輝被殺了?」白袍男子在聽到這樣的消息後,俊俏的臉上出現了震驚的神色。
「對啊!那個方談奇……真是嚇死我了。」李曉真回想之前的過程,心有餘悸地說著,「他還逼我喝下一罐透明的水……幸好住院期間身體檢驗一切OK,沒有甚麼大礙……」
  「妳喝下了一罐透明的水?」白袍男子此時抓緊了她的肩膀,臉上的表情極為緊張。
  「是……是啊。」李曉真不明白他的反應為何這麼激動,現在是初春,但那雙抓緊她肩膀的手,竟然傳來陣陣寒意,像是冰窖裡急凍的溫度。
  「他們……只成功了一半!」白袍男子仍說著讓李曉真不解的話語,俊美的臉上出現了難以辯解的表情,又是皺眉,又是苦笑,但一會兒又似乎陷入深思,「但怎麼會這樣?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不應該――」
  「放手。」李曉真覺得情況不對勁,連忙掙脫他的手。
  「妳最好離開學校。」
  「啥?」
  白袍男子指著李曉真,急促地說著話語:「這種事情就像是無底黑洞,一旦沾惹,那些人不會放過妳的,妳要盡快離開學校,不能再待在這裡!」

創作者介紹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