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給我看一下你激的程度的人,歡迎去參加山水的活動啊,活動連結點這邊請點此

昨天有人來留言,要我當情色文章的評審,於是便點進去對方的網址看,喝!居然是電影公司....
我想應該不是來找我拍A片的吧,我拍A片可能那片會直接下檔進焚燒爐....哈哈
後來經過了解以後,原來是要舉辦一個活動,
自即日即時起
至11/3(六)AM 12: 00止
請根據你的"經驗"或"想像",挑選下列一個你最有感覺的話題留言...
討論主題:
A)最奇妙的偷情對象
B)最詭異的做愛地點
C)最能引發高潮的做愛地點
D)超乎人體工學結構的做愛姿勢
E)...

或是
你有著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挑戰性格
想要挑起更辛辣的話題討論
我們當然更加歡迎 !!
只要來留言者
就有機會獲得《查泰萊夫人》的電影特映會票券兩張!!
還有原著小說『查泰萊夫人與她的情人』或新書『處女膜上天堂』一本
注意注意!『處女膜上天堂』不是薔薇的作品哦!)

有幾個書寫的選項可以寫,所以我就挑了一個選項:"B最詭異的做愛地點"來寫,以下就是18進...ㄟ不是,18禁。未成年請勿擅闖唷!





我不知道別人星期三的晚上會想起誰。
我只知道,那天我會像是定時遙控器一樣,腦子裡面主動地轉台到那個人的畫面。
那個人微笑的樣子,那個人手撫過短髮的樣子,那個人披上白袍開始看診的樣子……
有些人就是有制約別人的魔力,樣子樣子,像個模子,像個印子,用最折騰人的
慾火,烙在夜夜受苦的心上,無法提防。
那一天我一定要先洗澡再上班,頸間一定要點著香水,臉上一定要畫個淡妝,任
何拜請費洛蒙發情大神的儀式,一一遵從,原因無他,只因那個人第一天上診的時候
曾說過一句話,喜歡化妝的護士,看起來精神好,氣色也好。
於是我記下了,跟那個人的診必定化妝。記憶最傷人的地方,是我們無從選擇經
過的記憶好壞,只挑自個兒感觸最強的記,其餘的風馬牛不相及,滿滿心肝放不下。
真傻。
笑我自己,這愛欲發似魔鬼,引誘的不只是肉體,也出賣自己高傲的靈魂。愛是
邪教,而我崇拜的魔鬼叫人恨也叫人愛,只一個眼神,就足以令我變成哭泣的鹽柱。



這個禮拜三晚上,天邊老早堆滿烏雲群,雨點落下,下了公車之後我用力奔著
,雨滴濕的不只外套跟護士服而已。上班的地點是間新開的醫院,廣告做得挺大,
可惜地點不佳,雷聲大雨點小,於是門診小貓兩三隻,特別是這雨天,更甭提有客
人……不,病人上門。
「妳來了?」
推開診間門,熟悉的嗓音先開口,憎惡這場雨把我打回醜小鴨原形,一股窘意讓人忍不住抿緊嘴唇。「噯。雨大了點。」
「是啊。妳有沒有淋濕?」
那人的聲音像是繩索,在粉刷嶄新的診間裡飄來盪去,最後像是緊身咒,全數套在我身上,叫人動彈不得。
一眼瞧見擱置在桌上的密密麻麻英文文件,那人出國進修的事情大夥兒都知道了,溢滿的恭喜幾乎要穿破耳膜,聽在我耳裡卻刺進我心裡。
這是最後一次跟那個人的診,然而我卻像個破爛的娃娃,被雨神毀去了完美的道別。
「恭喜。」我從嘴裡如同機械性的說出不情願的道賀,電腦銀幕上空無一人,今晚診間沒有客人,只有我們。
「妳也這麼想麼?」那人嘆了一口氣,聽見啪啪響聲,我轉過頭去看,只見白袍背著我,仔細瞧著牙科診療椅的燈,「我以為妳會說些別的……」
那話像是點燃瘋狂的引線,燃起了猛爆的火花,燒毀了我薄如蟬翼的虛假,突兀地站起身,帶著濕漉的身體把那人推倒。
牙科診療椅上的控制板面,我們都熟到閉著眼睛都可摸出上升下降的開關,我像頭獸,用力將那個人壓在診療椅上,椅子發出規矩的操控聲音,一瞬間平躺的診療椅再也不是診療椅,是我處置那個人的舞台。
「妳幹什麼……」那個人的白袍亂了,眼鏡被我剛剛用力一推揮掉了,嘴邊想吐出抗議的話語也被我掩蓋了。
我發狂似地親吻著那個人,那些記憶裡我掃射過的,那些夢境裡我想侵犯過的,現在全部都是我的領土,我的我的我的,沒有誰的……
太想得到,在得到的那一瞬間太不真實,如夢似幻,得用力咬噬,得用力驗貨,才能證明手裡的真實。
激情無須贅述,愛的過程不過是做了場殘酷的角力,比誰先高潮,比誰高超技巧,無關愛也無關恨,那都是些潤滑調味劑,幹就是幹了,沒誰高尚,沒誰卑賤,我只知道我不能輸,只因為愛這邪教,令人發狂。
這三年來的暗戀像是崩塌的土石流,在離別處終將潰堤。牙齒咬的不是軟軟的牙模,是活生生白嫩嫩的人肉,我啃噬,愛一個人入肉還不夠,骨裡的髓也想吸乾殆盡,這才是完美。
診療椅發出吱嘎吱嘎的抗議,就算是嶄新的器具也負荷不了我倆的性慾,狹小的診間容不下滿滿春色旖旎,我敞開身體,讓那個人帶著記憶,用任何一個部分一起進入我,令我瘋狂喊叫,令我永遠忘不了今天今夜,從曖昧突破成真實的橫越。



「等我,好嗎?」
那是我們一起迎接高潮降臨時,那個人輕輕地在耳邊說的話語。很老梗,但是就像童話故事裡面的結局一定要幸福美滿,像是天經地義的死板規定。
我沒回答,那一瞬間我知道為何有人做愛會哭泣,那愛得太深,愛得太痛,愛得太占有,愛深得像根刺,不拔隔著肉彆扭,拔了又血流。
任誰都不該說出要誰等誰的話,女人青春有限,繁花也有過氣時,我連我自己的未來都不能肯定了,那麼我又怎能肯定我跟她的未來?
她問得太老梗,而我的心太痛,所以選擇了無解。一個女人要叫另外一個女人等,是最殘酷的愛情。
沒回答,不是因為否定,也不是因為肯定,沒回答是一種最心酸的抗議。
對愛情,最心酸的抗議。
雨還在下,診間無人,心上,卻還有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薔薇 的頭像
花薔薇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