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無息,如貓步亦如蜘蛛,宛若電影畫面,她見到那一身白色護士服的護理師,雙手雙腳像有著黏性一樣,攀爬在牆壁上,臉上毫無表情,唯一讓人一眼望見的,是白色護士服胸口與腹部大量的血漬,還有撕裂的衣服內,肚破腸流的臟器,如繩子般拖行的拽著,可讓人詫異的不止於此,一個肚破腸流的女活屍,兩個,三個……在左邊的牆壁,右邊的牆壁,如巨大的爬蟲物一般前進著。條狀的血漬在白色的牆壁上烙出一條條拖曳的血痕,如一張顫慄的巨型畫布,使人恐懼。

    恐怖的事物,單一出現時令人害怕,但當害怕的事物突然變多數時,會令人感覺絕望。

, , , ,

Posted by 花薔薇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她不想要這樣。

    傳說中靈魂喝了孟婆湯,便會忘記過去的一切,再次重新來過自己的人生,可這種液體,應該有分子機轉,假設那些湯湯水水的分子內有一些東西是可以與腦部記憶結合並帶走記憶,甚至消除記憶,那麼如果能將裡面的東西改造,甚至反轉其機制,或許可以使腦部記憶重新活化,重新記起也不一定。

, , ,

Posted by 花薔薇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這就是剛剛小花過繼給我的一口真氣。」陳曈生的聲音,藉著胸口的觸摸傳來了溫暖的震動。「鬼差基本上算是有些道行的鬼,這口真氣,中和了沒有肉體的靈魂冰冷的溫度,可使我保持著一般人類活體的體溫。妳這麼冷,我怕妳還沒走到曹本奇那裏,就會先凍成冰柱了。」

    「謝、謝謝。」

Posted by 花薔薇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第四章  鬼氣逼人

    夜晚的醫院冷清極了,走廊上雖點著燈,可因為夜裡行人少,再加上為了節約開銷,只留下最主要的長廊上的幾盞,幾根柱子之後亮起一盞燈,在這安靜無聲的夜裡,努力照明著。

, ,

Posted by 花薔薇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啪!」

    直到陳瞳生的腳完全實體化後,王小花這才放手,可這一放手,陳瞳生失去了支柱,立刻癱軟了下來。

, , ,

Posted by 花薔薇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如果不實體化,妳一個人要去對付那在曹本奇身上的東西嗎?一般來說,鬼魂若沒有肉體,需要靠很多靈體團結工作,就像有所謂的鬧鬼現象──移動東西,或者干擾電器用品。如能實體化,就可以暫時和人一樣的活動。

    陳瞳生耐著性子的跟她解釋:「如果只是很單純的把孟婆湯跟骨水泥直接混合,或許我們只要找到曹本奇,把孟婆湯回收就好,可現在事情變得複雜許多,妳的顧客是一隻殘肢,我們不瞭解那殘肢是惡靈或普通的靈,也不知道它願不願意讓我們抽離孟婆湯的成分,因為聽妳這麼說來,這孟婆湯已經算是一種寄宿的管道,讓它可以躲在曹本奇的身子裡面,不受影響。至少我們都是靈,要打交道什麼的,也比較有經驗,我們可以先跟這殘肢談談,若真不行,就只得硬拚了。」

, , ,

Posted by 花薔薇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王小花這句話,讓白繁星緊張了一下。

   是啊,人家非親非故,平常自己又對陳瞳生冷冰冰又嫌他煩。此刻他若不幫自己,似乎也是理直氣壯,畢竟靈魂可沒欠自己什麼。

,

Posted by 花薔薇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我說,物歸原主,就可以不用算偷吧?把東西安安靜靜的放回去,就可以了吧?」

    陳瞳生收起過去那嘻皮笑臉的模樣,認真萬分地跟鬼差王小花說道:「如果我們把她偷的孟婆湯,讓你帶回地府,這樣應該就不用追捕她了吧?」

, , , , ,

Posted by 花薔薇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不是啦!這是地府配給鬼差的警犬,這些狗是跟國外希臘冥府借調地獄獵犬,與我們本地的流浪狗魂交配出來的本地新品種,這種狗混合了外國地獄犬的凶狠,還有咱們本土狗的忠心,最適合鬼差追捕逃犯用的。我有假的時候,就會回來看一下老大,順便帶著來福來喜來旺,所以牠們就跟老大混熟了啊!」

    王小花這麼說著,一面若有似無的瞄了一眼白繁星,這她忍不住又縮了一下身子。

, , , , ,

Posted by 花薔薇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鬼差果真是鬼差,對這些身外之物,一併丟棄,這時整個局面陷入一種尷尬的氣氛之中,陳瞳生突然收起了笑臉,正色地說道:「王小花!你夠了喔!不要以為你考上地府的公務人員尾椎就給我翹起來!你還想不想要我提供給你ANNA SUI的香水跟雅詩蘭黛的粉底液?你上個月想要的豹紋高跟鞋我都幫你拿到貨了,你居然這麼點面子都不給我?」

    說時遲那時快,鬼差11240原本嚴肅的臉,瞬間出現了錯愕的表情,然後皺起了眉頭,抿起了嘴,委屈的說道:「老大,你、你不要這麼認真咩!而且幹嘛要在犯人面前講我考上公務員前的藝名啦!」

, , , ,

Posted by 花薔薇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