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封蒲公英的回信請點此

蒲公英

回到台灣,看的第一部片子叫做色戒。
不知道怎麼搞的,回到家,想的全是影片裡面,那個寂寞的梁朝偉。
誰也不能信的世界,很可悲。
誰也不能說心事的世界,好寂寞。
臉上帶的面具太多,太沉,有時候沉得令人拿不住,拔不下。

雖然色戒跟斷背山比起來,它完全沒有讓我有斷背山那種深刻而撼動的後座力,後面結局也搞得有些小瑕疵。
我記住的卻只有梁朝偉。
那個憂鬱又孤單的人。

我覺得那樣的人生,好令人心疼。
難怪女主角會被他感動,會在最後那一刻<當然我覺得也有可能是王力宏演的那個角色在我印象中太薄弱,無法顯示出光明面的美好。>
寧可任務失敗...

一個人寂寞的時候,我們會有粉飾太平的勇敢。
說我們有多麼多麼討厭人群,或者我們多麼討厭愛情等等...
但是心中只有自己知道,那份感覺是甚麼,那崮中滋味又是甚麼。

嘗過愛的人,就算再痛苦,也會有想要再愛的嗜癮

突然想起湯唯的歌聲。


我想寂寞的人要知道
自己在做甚麼
自己要的是甚麼

是不?



白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