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小時候 有一次我爸媽去外地探訪朋友 那時我五年級外婆在我家休養
外婆身體很不好 那天心臟更是難受
我其實非常焦慮 已經在思考到底是要先打119或者怎樣的後續
後來外婆只叫我幫他按摩
一直到我爸媽回到家 我外婆後來就好了
其實我不知道我外婆到底那一天身體到底是怎樣(也許卡到陰?)
只是我一直想到那時候我其實都很想哭 我超怕外婆死在家裡
後來外婆有很謝謝我那一天的表現
其實 我有很嚴重的被拋棄不安全感
這怎麼說呢 就像自卑的人會用自大的外殼保護自己 在別人發現自己的脆弱前先嘲笑別人的脆弱?
我很怕等待這件事
特別是當我孤立無援的等待


其實我不是真的堅強
有很多時候是硬逼著趕鴨子上架 或許是因為月亮跟上升都是處女這種非常一板一眼的神經質個性(對不起處女座的朋友...)
我真的不喜歡掌權
有時候看到同事們可以五點就準時下班
我真的好羨慕(我不知道為什麼有同事會覬覦這個位置,我從接任到現在都只跟leader說:"我隨時可以從這個位置上下來請妳另請高明"每一次都被他拒絕)

我也好想快點回家寫小說
我才不想當什麼___________
我只是想要寫小說而已啊

或許是上天要試驗我到底有多麼愛創作吧
就像故事裡每個追求愛的人
總是要經過一番痛徹心扉的曲折過程
這才懂得珍惜每一秒寫小說的時間


我現在只能說 一句網路轉載的話很對 時間就像乳溝 硬擠還是會有 但是也不能忘了健康!

全站熱搜

白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