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的「出遊」,也是因為我在MSN上同她聊天時聊到許久沒有旅遊,她阿莎力的個性一興起,問我要不要跟她一起到台中找朋友順便玩一玩?雖然跟紀蕾剛剛接觸,不過為了公司,為了母親說要「努力工作」,我便答應了這趟台中旅行。



有紀蕾的地方就有笑聲,她的人緣好,網路上的大大小小八卦總逃不過她的法眼,就算有,也有人折服在她的親和力下,沒三兩回就給打聽了出來,而這些事情經由紀蕾消化過後,活靈活現的表演總能令我捧腹大笑。



紀蕾懂美食,總能在聊天的時候說出一連串台北哪兒好吃的東西……她像個活電視,一打開開關,觀眾就算是變成沙發上的馬鈴薯也甘心,收看她目不暇給的秀,是一種享受。 「嘿,妳在幹甚麼?」當車子開下交流道,她打斷了我的想法。「


老闆跟妳訓話啊?還是老闆夫人要妳默背三千次大悲咒才能下班?」
「都沒有啦!」我被她逗笑了,轉頭看著眼前交流道上一盞盞亮起的黃色路燈,綠色的看板大大的指著台中,心情不由自主輕鬆了起來。

「嘿,我們出來玩,就把工作的事情留在台北,把愉快帶到台中來,好麼?」她空出一隻手摸著我的頭,像個孩子般的玩弄。
「好的。」
台中,這個城市對我實在陌生,曾經在小學畢業旅行的時候拜訪過,然而這樣的輕描淡寫,幾乎與沒去過快要畫上等號,再加上紀蕾覺得我該開拓視野,於是提議到這個地方來找朋友,順便做幾天的旅遊。



這裡儼然與憂鬱的台北不一樣,夜晚沒有滂沱大雨,沒有潮濕泥濘,有的是舒爽的夜風,還有漸漸深藍的天幕。 我喜歡這樣的開場,彷彿一切,我像是觀眾,走入了主角的戲碼裡。



「親、愛、的〜」
甜蜜的招呼,火熱的擁抱,魚鱗亮片小短裙把成熟的女體包裹得更為可口,眼前褐色大波浪捲髮跟白色的眼影,像是從海上降臨的美人魚,直接摟著紀蕾,亦不管路上還有路人頻頻投注目光,兩個人的嘴就這麼熱情的黏在一起。



雖然知道紀蕾男模男樣,同性戀在現代也算不了甚麼大驚小怪,但是讓我親眼見到兩個女生的親熱畫面,還是真叫我大開眼界。
「唉呀〜小安妮,我真是想死妳了。」



紀蕾的表情在親吻之後不改誇張本色,還擰了美人魚大腿一把,「剛剛開車的時候我一路狂奔,不知道有沒有被拍照哪,都是妳害我的。」



「我才不信!妳這個花心鬼!」這個叫安妮的女人笑罵也回捏了他的臉頰一下,兩個人唱作俱佳,打情罵俏放出的光芒幾乎閃死沒戴墨鏡的我。



「這圈子誰不知道紀蕾大小姐的花名?全台灣三一九個鄉鎮,怕是有拉子的地方就有妳沾惹的女人――」 卿卿我我了一陣子,安妮這才發現站在旁邊的我,她揚了揚眉,歪了一下下巴問道:「這妳新歡?」 就算我再怎麼遲鈍,都可以發現對方的敵意;不要說顧地盤是雄性的本能,發現危機更是雌性擅長的天賦。我明顯地感覺得到安妮那雙眼睛放出的敵意,像是針扎的難堪。

白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