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昨天那樣的眼神,幾乎是要連你一起恨了。
我居然說不上話來。

遇上你爾後,才知道原來我骨子裡還有為愛而活的可笑浪漫。
即使只有那麼一丁點,居然也可以過了這些年。

我不得不想起新聞上有貓,從某國的貨運上運送到遙遠的某國九天九夜沒吃飯的故事。

流了一個晚上的眼淚,原來我的瞇瞇眼還有縮小的餘地。

原來一丁點兒的恨跟一丁點兒的愛,都是慢慢累積而來。

原來我自己都不了解我自己,原來病毒早就令我該死的浪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薔薇 的頭像
花薔薇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