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時遲那時快,曹明珠的頭部就像是吹得飽滿的氣球,猛然膨脹,脹的程度已如一盞膨脹的天燈,但這還不是最叫人吃驚的,因下ㄧ秒,曹明珠的大頭,就插入了門板中,門板與她的頭部接觸下,就像是柔弱無骨的面具,直接就這麼穿上門板,門板上出現了曹明珠的五官,而她的聲音,更是讓人深受震撼!

   「陳MOMO,妳要是不把妳的音響關掉,我馬上記妳一支大過!」
就在曹明珠這麼吼完以後,門內的音樂立刻停止,而她的大頭,亦立刻從門板彈了回來。

   賀喜樂完全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得一楞一楞,然而曹明珠卻若無其事地擺了擺頭,輕輕鬆鬆地拉開了門,與對方見面。
  
房間裡面,可以看到左右邊各擺有一張床和桌椅,但在左邊的床上,放著一組超豪華的音響,而一個綁著麻花辮的女生,手裡還拿著ㄧ把鑲著水鑽,閃閃發光的一支吉他。
  
「曹、曹教官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請原諒我!家裡給我燒了一套我生前一直都很喜歡的超豪華音響,忍不住技癢,下次不敢了!」
  
「算啦,下次不可以這樣。」見到陳MOMO真誠的道歉,曹明珠嘆了一口氣,隨即切入正題:「這是妳的室友,接下來妳們要共渡很長的一段受訓時間,好好相處吧。明天一早還有學長姐抽籤大會,早點睡,準時到廣場去吧!

   曹明珠這麼說完之後,將門關上,留下她與陳MOMO對望。而陳MOMO立刻露出了熱情的微笑,快速地接近著賀喜樂。

   「妳好,我叫陳MOMO!其實這是藝名啦,我的真名叫做陳妙齡,生前搞樂團的,死的時候是十六歲,死因是被酒後駕車的醉漢超速失控撞上,當場死亡。後來到了地獄受審,沒想到自己還有八十年的陽壽,判官又查了查記錄,沒有什麽大奸大惡之事,於是讓我在酆都成為鬼民,生活下去,等待人間陽壽的期限盡了以後,方可投胎;但我覺得再度入輪迴實在太過辛苦而疲憊,因此決花了一番功夫,考上酆都學院,就來這裡了。」

   MOMO的熱情跟這陰暗的地獄有極大的反差,然而在見過嚴厲冷酷的曹明珠教官之後,賀喜樂對於這麼熱情的室友,心裡是放心的,陳MOMO看起來就相當像個熱情的音樂家,應該可以跟她好好的相處。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賀喜樂。」

   「賀、喜、樂?」

   就在她報出了自己的名字後,陳MOMO嚇得麻花辮都飛了起來,連忙倒退了三步。

   「怎麼了?妳、妳怎麼會有這種反應?」她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嗎?讓陳MOMO居然有這種反差極大的反應?

   「妳說妳叫賀喜樂?」

     MOMO往後退,又往前逼近,張大了眼睛,緊釘著賀喜樂,賀喜樂被她瞧得渾身不自在,甚至就像是被逼到牆角的獵物,接受著陳MOMO奇怪眼光的打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