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愛卡陰妹
楔子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煙霧嬝嬝,穿黃袍的法師伴隨著搖鈴聲,不斷地舞弄桃木劍跟鈴鐺,跳來跳去,六歲的賀喜樂,想讓眼睛張大的時間再多一些,對眼前這吵鬧的景象,有著無比好奇,無奈自己的身體,似乎已經不堪這麼多的勞累。
就像是神明生日時,廟方請來歌仔戲班在露臺上跳舞一樣,只不過,現在這一場比歌仔戲謝神還要近距離地觀看,也還要熱鬧。
「九千歲、九千歲,麻煩您一定要救救我這個孩子啊~」
就在賀喜樂還貪戀眼前這奇異景像時,阿嬤哭天喊地的口吻,穿過耳膜而來。
「我這孫子每天看到肚破腸流、渾身是血的髒東西,現在又無緣無故的摔傷,醫院都治不好,我只剩下這一個孫女兒,求求九千歲念在我虔誠信徒的份上,救救我乖孫~」阿嬤念著心中懸掛,滔滔不絕,「今天是九千歲的生日,請九千歲降駕,幫我把乖孫的陰陽眼給遮起來!頭上的傷也請讓她健康復原,事成之後,我會供奉我三個月的麵攤所得~」
阿嬤為什麼要哭成這樣?
遮起來?所以她以後,就不會看到那些東西了?
賀喜樂頭上裹著厚厚的紗布,被安置在神壇的中央,像完全虛弱的小羊,任憑大人處置。
「天靈靈,地靈靈,天兵天將來顯靈,遮你陰陽眼忘幽冥,觀音菩薩……」
被九千歲降駕附身的法師,手裡抓著一大把香,往康喜樂的頭上繞了好幾圈,念咒的速度又快又急,她雖然閉著眼睛,但那一大把香的氣味就像是吃進了大量的哇沙米一樣,教人怎樣也忍不住……
「哈啾!」
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間賀喜樂打了一個大噴嚏,口水、鼻水,全部都噴在法師的身上!
法師像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大噴嚏給嚇了一大跳,彷彿就像被連根砍斷的大樹一樣,突然往後倒去……
「師父!師父!」
宮廟裡面一起協助辦事的徒弟們,見到法師突然倒了下去,一大群人立刻向前湧去,將倒下的法師接個正著。
原本坐在神壇左側,一整排排隊求神問卜的大夥兒,看到這個情況,紛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探看法師的狀況。
「師父!你怎麼樣?師父?」
左邊有人拿扇子狂甩解熱,右邊有人拿毛巾頻頻幫昏厥的法師擦汗,各自使出渾身解數,就為了要讓昏倒的主角再度清醒,然而還有一個人比現場所有人都還要激動,那就是賀阿嬤,只見她使出歐巴桑的看家本領,從眾人之中擠出一條路,硬是抓住了法師的領口,死命搖晃:「法師!法師!你卡緊清醒!我孫女的陰陽眼還要靠你把她關起來捏!你一定要救救我孫女啦!法師!」
「喂!這位歐巴桑,妳先不要那麼激動……」
「歐巴桑,這裡讓我們來就好了,妳這樣搖師父的肉體會受傷的啦!」
眾人亂成一團,亂糟糟的情況下,法師悠悠醒來,然而醒來後,卻是法師本人說話。
「我沒事,讓我站起來。」
聽到法師用正常的聲音說話,所有的人不免倒抽了一口氣,因為,開陽九千歲,退、駕、了~
「妳這孩子……唉!天意!天意!」
法師搖了搖頭,語重心長的感嘆,讓賀阿嬤的心裡一涼,忍不住又反射性地抓住了法師的領口:「師父啊!我孫女的陰陽眼到底關起來了沒?啊?到底好了沒有啊?」
法師斜睨了聒噪的賀阿嬤一眼:「關起來了,而且九千歲也護住了她的原神,只要身體好好休養,便不會有生命的危險。」
賀阿嬤一聽,開心得不得了,連忙牽著賀喜樂的小手,忘情地笑著:「太好了!喜樂,妳終於不用再看到那些奇怪的東西!」
「不過──」
賀阿嬤開心才沒幾秒,法師的聲音,立刻截斷了這歡樂的氣氛。
「不過什麼?」
「不過,因為她剛剛打了個噴嚏,讓千歲在做法的時候受到驚嚇而退駕,所以,這個封印,其實並不完全。」法師抹了抹汗,似乎全身虛脫,虛弱的指著賀喜樂,緩緩地說:「今後,妳雖然看不到那個世界的人,但妳卻可以感應到那邊的東西。」
「啥?」
賀阿嬤聞言,剛剛的歡喜情緒一下子就像是進到了遠洋漁船的冷凍庫裡。但眾目睽睽之下,賀阿嬤的反應,也挺直接,只見她轉身,就往宮廟旁的櫃台大刺刺地走去。
「既然封印不完全,那我要拿回剛剛繳的金額一半。」
「喂!歐巴桑!不可以這樣啦!」
「為什麼不可以這樣?我要的做一半,當然錢也只能給一半啊!」
「這樣對神明不尊敬啦!」
「可是神明拿人錢財,卻沒有將我要求的事情做好啊~喂!還錢啦!」
那一日,宮廟裡就像是煮滾的開水,沸沸揚揚地吵了起來,然而此時誰都不曉得,這樣不完全的封印,卻讓賀喜樂從此有了一個不一樣的人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