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開始如小溪瀑布般的流水,到滴滴答答不爽快的滴水聲,都叫人心煩意亂,司機皺起眉,將菸屁股丟到地上,用力踩住扭啊扭地,像是要把剛剛那不舒服的感覺壓下來一般,司機扯起喉嚨,大聲地朝屋內喊了一喊:「十雄!你到底好了沒有?快要趕不及開工了啦!」

屋內的滴水聲像是在回應著司機的憤怒一般,逐漸消失。

過了幾分鐘,鐵皮屋的門打開來,有一個橘色的塑膠大桶被推了出來,裡面滿滿被分解過後的生肉塊,隨著門戶大開,滿滿的血腥味如同毒蜂般傾巢而出,司機摀住了口鼻,緩緩地往橘色塑膠桶內望了望。

「今天就這些?」

「對。」

屋內傳來了一個沉穩的男人聲音,可以聽見得到在裡面隱約有著電視聲,不過因為屋內的燈光照明不怎麼充足,昏昏暗暗的,看不清楚屋內狀況,而司機也沒啥興趣知道裡面的事,他只管買賣,只管壓低利潤,達到任務。

「不能再多弄個幾隻嗎?」司機彎著腰,悶哼一聲,將橘色大桶扛進了貨車中。「老虎肉在市場算是很新奇的東西,老闆特別吩咐我,要你多弄幾隻。」

「……現在機場管得很嚴,檢疫肉品走私不易,有就要偷笑了。更何況我弄來的是偏嫩的小老虎肉,這種老虎肉更是難上加難。」

屋內的男人聲音十分冰冷,半句都沒得商量,司機冷哼一聲,這年頭賺錢的生意百百款,做吃的這行,貪的就是手藝跟賣的東西獨特,再加上壓低成本,鋌而走險私宰肉品……冒著犯法的風險,賺取暴利。

司機坐上車,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捆千元大鈔,往門裡丟去,發動引擎,長揚長而去。

等到車子離去,山坡裡再也聽不到引擎聲後,屋內的燈光照出了一個長長的人影,沾染著乾涸血跡的手將鈔票拾了起來,鐵皮屋的門又再度關上。


門內的世界,與門外的山林小徑、清新山野氛圍完全不同。

鐵皮屋加蓋之所以最讓人受不了的地方,乃是夏熱冬冷。十坪大小的空間,全靠摺疊桌上的電腦光線作為主要光源,幽暗的房間內,隱隱約約可以見到大小不一的照片貼在四周週牆壁上;幾把根吊在旁邊的刀子,像是歇息的猛獸,隨處丟在地板上的紙屑、吃剩沒拿去丟的便當、還有襪子、牛仔褲……

  這髒亂的屋內除了雜物之外,還有另外一樣同個屬性的東西,在這裡自成一格,。那就是一堆加油布條,還有手工製作、五顏六色的加油看板,上面用各式各樣的誇張字型,寫著:美華加油。!

創作者介紹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