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呀〜這兩個單車狂,一遇到跑道,就要拼個你死我活,連朋友都忘了招呼。」瑪麗沒像她們飛馳而去,反而跟著我一起慢慢的騎。「真是不好意思,我女朋友得了不騎車就會死的病,那個小燦燦跟她差不多,兩個臭味相投。」
「她的名字……就叫小燦燦?」我試探性地問著。
「那是她名字中的一個字啊,我們跟小英一起瞎叫的。」瑪麗咯咯咯地笑了起來,「小燦燦人很好,又很天真,只是外表兇了點,跟我女友一樣面惡心善,好朋友瞎鬧,起這個超級娘的名字她也不在乎的。怎麼?妳不知道嗎?」
「嗯……我跟她不算挺熟的。」只有身體熟,我在心裡默念著這個說不出口的答案。「只是她約我來這裡玩……所以我就來了。」
「喔。」瑪麗仍舊是笑瞇瞇的樣子:「下次妳可以一起跟她來忘憂草,那是我們認識的朋友開的,一回生二回熟,很快大家就都是朋友了。我們還挺擔心小燦燦,不是在賣車輪餅,就是在迷……」
「迷甚麼?」我在期待瑪麗說出小丑魚迷戀的毒品名稱,這樣我就可以對症下藥。
「呵呵,我答應過她不能說的。」瑪麗收了口,還加快了踏板。「不過等妳們混熟了,妳就知道她『迷』甚麼。我先加快速度囉,因為要到大稻埕還要一段路呢,現在冬天又很容易黑,得快點到夜市。」
瑪麗踏板的速度加快了些,我立刻被拋在後頭,摸了摸自個兒腿上的傷口,怕傷口裂開,依舊以一定的速度往前騎去。
景美自行車車道上,有很多車輛來來往往,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笑容,跟騎車的同伴們嘻嘻哈哈,談天說地;午後斜陽烙印那些三五成群的影子,對照我的形單影隻,看起來好孤寂。
或許,我真的想得太美好了。
以為這一次的騎車,可以拉近我跟小丑魚的距離。我以為她會像以前那樣,溫柔可親,可以邊騎邊聊,我們可以多多了解彼此,可以多聊一些,可以多多開導她離開毒梟的身邊,可以談天說地,可以嘻嘻哈哈――
看來,我真的想太多了。
她跟她的朋友騎她們的車,完全把我拋在一邊。
想太多,太喜歡多想,沒有辦法不想多,是每一個陷入苦戀的人最常犯的毛病。
但我還能怎麼做?我不想讓她討厭我,不想讓她看見我就皺眉,不想讓她看見我就生氣發怒,要怎麼做,才能讓她喜歡我、溫柔對待我?
每個人都想談一場快樂的戀愛,卻沒有人定義『快樂』是甚麼。
我想,『快樂』跟貪心有關吧。
有些人,只要待在對方身邊,就很快樂了;有些人,就算看著還不滿足,還希望有更多更多的接觸――

創作者介紹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