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去修車的時候,不小心被鐵斜坡的檯子給畫傷的。」消毒完畢,她輕輕地將新的紗布蓋在傷口上,我把褲子捲下來,從診療椅上站起,那條紅艷艷的傷口,是我對愛情的勛章,縫在上面的針線,比起心裡上的苦,根本是九牛一毛。
「嗯〜那真是可怕啊!」護士露出了皺眉的表情,隨即那一雙眼兒立刻看了看門口,對外喊著:「先生,你是要掛號麼?早上門診結束了喔,要掛下午的,我們下午一點半才開始。」
「我、我不是要掛號……我是來找……找她的。」
一個熟悉的女聲突然響起,讓我的心突然地被揪了一下,連忙回過頭,看到的正是頂著蓬鬆刺蝟頭,穿著淺灰色襯衫跟割破牛仔褲的小丑魚,就在門口。



約過無數次的會,就屬這次最緊張。
小丑魚突然又出現在面前,我像個緊張失措的孩子,不知道對方要出甚麼招數,更糟糕的是在醫院遇見,我的髮蠟、香水,根本來不及登場修飾,稍作打扮,只能乖乖的看著走在前面,比我矮了一個頭的小丑魚。
走出醫院,就算冬陽照頂,冷風依舊不在乎的呼嘯而過,貫穿她未扣上的襯衫下襬,啪啦啪啦的聲音讓我看了都冷了,這個女人怎麼可以那麼折磨自己的身子?就當我正準備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罩在她身上之際,她回過頭,啞著聲音:「我――妳在幹甚麼?」
「給妳穿哪,妳那襯衫怎麼禦寒?小心感冒。」
「不用!T幹嘛這麼怕冷。」她推開了我那件深紫色的日式長版外套,嫌惡似地看了一眼:「而且穿這衣服好娘,我才不要當娘砲T。」
娘砲T?
突然我心裡有些挫敗,在醫院這種封閉又八卦的工作環境裡,我又怎能大刺刺的宣告人類,我是外星人的表象?就怕還沒給病毒毒死,先被流言口水淹死了。
見她發了脾氣,我怕像之前那樣硬碰硬,反而鬧得不愉快,再者實在怕她再度消失在我的眼前,立刻連聲說道:「好,好,不穿。妳找我有甚麼事?」
「我……我拿奶粉的錢給妳。」她把一雙大眼轉到別處,那是不好意思的表情麼?面對喜歡的人,我連察言觀色的能力都沒了。
「奶粉錢?喔,不用了。」身為一個T,想保護喜歡的人都來不及了,又怎麼會想到要跟喜歡的女生拿錢。小丑魚實在太見外了。
創作者介紹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