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的觸感尖銳地直接貫穿她的耳膜,李曉真痛苦得想要吼出聲音,卻甚麼也發不出,皮膚像是不堪一擊的白紙一樣皺顫發紅,淋入熱水的那一隻耳朵喪失了所有聽覺,痛楚覆蓋了所有知覺!

    就在那一瞬間,李曉真眼上露出了一角,她看到了那個人……

 「啊――!」

  就在她發出尖叫的同時,眼睛突然可以看見所有事物了,而剛剛的那些感覺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灰白規格的天花板,鼻裡嗅到的是淡淡的消毒水味,耳朵聽到的,是極為規律的儀器聲響。

  剛剛那一切……全都是夢?

  「李同學?李同學妳醒了?」

  就在這一刻,突然間有個陌生的聲音響起,李曉真轉動了脖子,紅玫瑰館櫃檯小姐的美麗臉孔便映入眼簾。

  「是妳……?」她沙啞地說出了第一句話:「這裡是……?」

  「李同學,我是紅玫瑰館的櫃檯,兼任紅玫瑰館的館長祕書,陳麗萍。」對方很快地用極為優雅的聲調介紹著自己,陳麗萍身穿寶藍色的上班套裝,挽起一個髮髻,美麗的臉孔跟漂亮的身材無懈可擊,「這兒是咱們聖女醫院的特等VIP病房,醫師診斷過妳身上有多處挫傷撞擊,有些輕微的腦震盪,得持續觀察一個禮拜。」

  她真的獲救,真是太好了。但隨即想起了紅玫瑰館裡的驚悚際遇,連忙問道:「那……那個人……」

  「方談奇是警方一直在盯的頭號兇嫌。」

  「兇嫌?」

  「是的,他跟黃國輝都在我們聖女醫院擔任生化科技研究員的工作,可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們兩個人對年輕的女孩,有著極為變態的殺人欲望。」

  「甚麼?」

  「他們每天下班之後,經常在網路找一夜情女孩,或者找妓女解決生理需求,之後再將她們殺害。」陳麗萍拿出了幾張慘不忍睹的照片,遞給李曉真觀看。

  「這些事件都被警方壓了下來,在秘密追查的情況下,發現犯案應該有一人以上,黃國輝前些日子已經先被警方盯住,在郊外無人的別墅區內殺了一個女孩,還把對方分屍,在分屍過程中警方攻堅,黃國輝畏罪自殺身亡。因此警方要求我們配合演出,找一個地方要生擒另外一個嫌犯,紅玫瑰館原本是董事長的母親做為休養的地方,所以此處極為隱密安靜,最適合設下圈套讓未曝光的嫌犯上當。後來過濾了好久,最可疑的嫌犯縮小為三人,因此我們假借招待員工之名,準備讓兇嫌現形。」

  「但是我看到……我看到真的有女孩子在賣春……」李曉真對陳麗萍的說法仍心存懷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薔薇 的頭像
花薔薇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