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唷妳真的是好勤勞好勤勞在賺錢捏!這麼冷,中午就出來賣了唷?總統如果有搬十大模範小販的獎章,妳一定得頭獎!」

     「唉唷!顏小英妳不要這樣!」小丑魚似乎也對這飛來突然的一個親熱擁抱感到不習慣,正試著把這個人推開。

    顏……顏小英?

    說話的人聲音分明是個女孩子的嗓音,但那一張充滿橫肉的臉,一雙幾乎只有零點五公分開口的眼睛,還有那又肥又短的手指上各種讓人眼花撩亂的戒指,以及繫在腰上的銀色長鏈,這……這實在很難相信是個女人!

    「噯妳怎麼這樣對我啊!人家可是騎了好久好久的車子,給妳送妳的『靈藥』過來耶!而且在這裡擺攤,妳知不知道這裡的巷弄特別多,長得又幾乎一模一樣,我剛剛還一直找、一直找、一直找,找得滿頭大汗,累死我了……」

    這個叫做顏小英的女人,此刻更是將整個五官都皺了起來,那一瞬間我腦中唯一能想到的畫面,就是廟宇裡面一年一度的豬公大賽。但是她敢做這麼『可愛』的表情,卻不知道會讓旁人有其他的奇怪『聯想』,這勇氣也是挺叫人佩服的,不過剛剛她說了『送靈藥』,這倒引起了我的注意。

    「真的?妳送『那個』過來了?」小丑魚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立刻也不掙扎了,馬上伸手跟顏小英要:「快!快拿給我!我想死它了!」

    「在這兒――」顏小英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只約莫手心大小的透明夾鏈袋,裡面的確就裝著白色圓型的物體,搖啊晃的,吸引人注意。

   「給我!」

    小丑魚就像看見肉骨頭的狗兒,立刻想要伸手去抓,但這顏小英也很壞,立刻把方向改了改,「喂我可是辛辛苦苦幫妳拿到的,這麼輕易就給妳,阿妳是要拿甚麼來交換?」

   「還要交換喔!」小丑魚不顧形象,立刻和顏小英在我面前演起貓抓老鼠的戲碼,一張漂亮的臉蛋立刻愁眉苦臉,「那我請妳吃所有口味的車輪餅,今天免費招待。」

   「切!妳那車輪餅值多少錢哪!這麼容易就想把我打發喔!」話說這顏小英雖然體型龐大,但動作倒是挺靈活的,小丑魚一個老鷹撲抓,還讓她給輕輕躲過,又是得意的搖啊晃著夾鏈袋:「這可是從荷蘭阿姆斯特丹好不容易弄來的,妳知不知道我要冒多大的危險?」

    「唉唷!憑我們的關係,難道還不夠妳情義相挺嗎?」

    阿姆斯特丹?

    一瞬間,我把所有的關鍵字都連在一起。

    看小丑魚一開始對她的態度,莫非這個顏小英,就是小丑魚的伴?看她的體型,還有那噁心的親暱模樣,這比原來我給她起的代號『海葵』更龐大,應該是要叫『海章魚』!

    而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是眾所皆知的大麻合法化國家,同時也流竄著各種毒品與性的交易;『靈藥』,很有可能就是指某種成癮的毒品!顏小英的收入鐵定是靠著這些毒品的販賣賺取高額的金錢。

    那麼我終於明白了小丑魚為甚麼離不開顏小英的原因,那是因為顏小英使用毒品控制她,所以她才會不斷地吃藥,同時也無法跟顏小英分手!

    感情褪色,不外乎是因為愛情轉換;在一起久了,當初激情的催化劑都消失殆盡,甚麼吃喝拉撒的醜樣都見過了,每個女人都有領域性,愛情裡更是有專屬的一種自覺天性。

創作者介紹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n1111ken
  • =ˇ=我也有在寫小說,不過是部落發表。
    你寫的都好好看~
  • 謝謝,我還要好好磨練呢,妳太讚美我了

    妳長得好好看*_*

    花薔薇 於 2009/05/20 19: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