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還不知道妳甚麼名字呢!」相較於我的木訥,小丑魚的態度倒是顯得落落大方,那朵朵笑靨看得我心噗通噗通地跳。「總不能讓我一直叫妳『死忠客戶』、『忠實顧客』吧?」

   「我……我叫方雲寧。」她終於問我的名字了!這麼多天來排隊消費,果真有了效果,忍不住在心中雀躍了起來。

   「看妳常常走路來買,是住這附近喔?」小丑魚將剛剛攪拌好的麵糊倒進了鐵盤上一個又一個的圓模型中,再用一只小杵把裡面的麵糊推勻,讓每一個圓磨型都充滿了麵糊。

    「我在這附近工作。」我指了指後面的醫院,將身家資料傾洩了一部分。「我是個醫檢師。」

    「醫檢師?那是甚麼?聽起來很酷唷。」她一面把紅豆餡料填充到了一只露半節的鐵圓筒中,一面用小勺子把餡料小心地放到了每一格模具裡,深紫紅色的餡料,給得一點都不手軟,大把大把的加。

    「就是……比如說驗血、驗便、子宮頸抹片、手術完後病人切下來的病理檢體,我們都要處理,寫報告,看是否正常。」我盡量把工作的內容簡單地講了一下,老天爺,看著她專心處理車輪餅的樣子,真的好可愛,那兩隻水亮的眼睛散著專注的光芒,又長又翹的睫毛搧啊搧的,一切都很迷人。

   「哇,那妳們不就要看很多噁心的東西?粉厲害耶!」她用尖尖的鑽子繞了模型一圈,很快地便將車輪餅的麵皮與模具分離,然後再將加了餡的那一端倒蓋在沒有加餡的另外一個麵皮上,俐落的手法,不一會兒便將好幾個紅豆餡的車輪餅做好了。「對了對了,妳要幾個啊?甚麼口味?」

    「老樣子,各來一個。」我實在太低估她快速做餅的技法,眼看這一次的交談又要快速結束,我連忙又開了一個話題:「對了――妳的頭髮都用甚麼牌子的髮蠟啊?我覺得很好看又很挺……我自己抓不出那樣的型呢。」

    「唉啊!這妳就問對人了!」

    似乎我的問題正中她的胃口,小丑魚的眼睛亮了起來,說也奇怪,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總覺得那雙眼睛附載了太多憂愁迷濛的水氣,但她現在的模樣倒是神采奕奕,是不是因為話題不同,所以表現出來的也不同?只見小丑魚用一種興奮的表情,放下麵糊桶,還把瓦斯關小了,比手畫腳地在自己的頭髮上作動作:「我跟妳講啦,抓這個頭髮,很多人都以為說用量多頭髮就抓得正,這是錯誤的,而且頭髮一定要從髮根著手,千萬不能馬虎……」

    她啪啦啪啦地說了一堆,每個重點都說得極為精闢,令我相當意外。很少有婆可以把抓頭髮的細節說得這麼仔細;但回頭一想,如果她已經被女朋友訓練得極為老練,自由變化角色,那麼像頭髮造型這樣的事情,自然也會有比一般的女人更加熟練,懂得其中戲法。

   「沒問題!總共一百元,謝謝!」

    小丑魚用一只尖尖鑽子挑起模子裡熱呼呼的車輪餅,熱氣讓兩團紅撲撲的雲攢在她的臉上,趕也趕不走,她遞了過來,我正準備伸手去接……

    「小燦燦――

    就在我正準備打道回府之際,突然從後方竄來了一個陌生的身影,俗又有力的龍虎圖騰就這麼印在一件黑色皮夾克的後方,對方剃了一個幾乎像美國電影裡面那些軍校菜鳥的三分頭,又短又刺,後腦勺幾乎可以看到青色如鬍渣的髮線,越過您餓您吃的推車,一把將小丑魚給抱到了懷裡。

創作者介紹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