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串的問題讓我原本想要相認的熱情立刻壓抑了下來,而小丑魚這個時候又閃著她迷人的笑容,十分客氣地問道:「哈囉,請問妳要甚麼口味?」

    她的樣子讓我有些傷心,有些失落,畢竟我們也曾經熱烈纏綿過,可這也是一夜情該遵守的原則――一夜過後,妳還是妳,我還是我,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一切照舊。

    「妳……妳們有甚麼口味可以選擇?」

    「價目表跟口味在下方,可以參考一下。」小丑魚雖然嘴巴上這麼說著,還是熱心地介紹著,「我們有甜跟鹹的兩個大方向,甜的有紅豆、奶油、芋頭、芝麻、花生,鹹的有蘿蔔絲、高麗菜、起司火腿、鮪魚沙拉、咖哩,每個十元……」

   啊啊能再一次聽到小丑魚的聲音,感覺真好,雖然這些詞彙不是『我還要』,或者『再進來』等等臉紅心跳的字眼,可光是重逢的感動,就可以讓我回味好久好久……

    「請問您決定好了嗎?」

    或許是因為我實在太過沉醉,以至於後面的排隊人龍已經焦躁了起來,小丑魚忍不住再開口詢問。

    「就各種口味都來一個吧。」

    在幾近瘋狂找尋不著水源的枯涸田地,突然出現一線生機之際,自然我是要比誰都還貪心的。

    單戀的人就像蛇吞象,甚麼都好,甚麼都要,只要是任何跟所愛的那個人沾上一丁點關係的東西,哪怕是指甲裡的垢,也要生吞活剝。就算吃不下,也要囊括她各種味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薔薇 的頭像
花薔薇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