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刷――』
林迴翔第一次聽到撕破衣裳的聲音如此清脆又興奮,將她身上的內衣抽起,美麗的女體出現在眼前,綁帶式的內褲遮不住她多毛的三角地帶,在奮力掙扎的開闔之間若隱若現。

進入狀況的兩人,越玩越開,所有在房間內的東西都可以當作道具,抽起床上的小床單,還有那件破內衣,將她的兩腳分開,用這兩樣綁起了腿,韓蝶的四肢被固定在床上,但還是不斷地扭動著。

「上面都這麼可觀了,我來看看妳下面濕了沒有。」
她綁帶式的內褲幾乎是完全沒有招架之力,蝴蝶結一鬆,那片黑色柔軟的毛髮立刻出現在眼前,林迴翔粗魯地用中指與拇指分開了她的豐唇,再用食指壓著那裡面已經呈現興奮的紫紅色小豆――

「嗯……嗯!」
韓蝶別過臉去,咬著下唇,不願意發出興奮的叫聲,他則在下一秒內,將手指插進了她的洞穴裡――
不夠濕,但是卻有強暴的真實痛感。
手指乾澀地在她的洞穴裡來回,大拇指按壓著小豆,挑逗卻又疼痛,完美的遊戲引導。

「嗚!」
這一招,果然達到羞辱的目地,韓蝶皺起了眉頭,美麗的臉上出現了痛楚的表情。
「痛嗎?」林迴翔在她的耳畔說著,一面用驕傲的語氣,企圖挫挫她的氣燄:「這是妳賞我一巴掌的回禮。」

「妳――嗯!」

咬上她的脖子,像吸血鬼一樣重重烙印,牙印與吸力像是所有物的象徵權,在這分這秒內,是他的專屬;依依不捨的從床上起身,脫下身上所有衣服,,林迴翔從後面將她輕輕抱起,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綁在床欄的手有些輕微的拉力被分開,無法抗拒男人的擺弄,再度伸入她溫暖的洞穴裡,握住她的乳房,不斷的粗魯需求著。
「妳知道妳有一個很色很貪吃的小穴嗎?妳看,剛剛還這麼乾,會痛,現在呢?」

雖然嘴上說著淫穢的字眼,但是心裡還是惦記著她的身體,希望在遊戲之際不要讓她受傷,抽送的速度平穩的進行,她的身體慢慢地發熱,汗水像是一層薄薄的誘惑水氣,漾在美麗的女體上;身體是最誠實的反應,不一會兒便紅潤了起來,而洞穴裡也溢滿了愛液。

  兩個人交纏的身影,就這麼進進出出,出出進進.....


林迴翔要財,韓蝶要的是丈夫的身體健康;兩人一拍即合,手捧薄薄的支票一張一張堆疊,林迴翔情緒激動得不能自己。
住在這裡,林迴翔幾乎不出門,連絡外界只靠手機電話即可過活;想要吃飯,只要隨便從韓蝶送來的各大五星級飯店名單裡選一個號碼打過去,馬上就有熱騰騰香噴噴的美食享用,乾洗店也會定期收走他堆在門口的送洗衣物,撇開這些便利奢華不談,韓蝶美麗的胴體對林迴翔來說更是一樣好玩的玩具。
那些『治療儀式』花樣百出,只要林迴翔提出怎麼玩,韓蝶就像女僕一樣順從照做;於是鴛鴦浴、冰火五重天、情趣用品助性……樣樣都來;而隨著對方每次帶來的支票面額,都叫他覺得這是件太過划算的交易;這樣的日子過了六天後,林迴翔才覺得有些不對。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歡愛激情過後,一陣劇烈的咳嗽,讓林迴翔的臉部扭曲,也隨之脹紅了起來,韓蝶連忙替他拍了拍背:「你要不要喝水?我替你倒杯水!」
韓蝶貼心送來熱開水,讓林迴翔一飲而盡,順了順氣後,林迴翔用嘶啞的嗓音說道:「我覺得……我好像感冒了,怕傳染給妳,不如明天先暫停……」
他覺得自己最近是不是縱慾過度?為甚麼自己的體力變得很差,而且聲音嘶啞,喉嚨很痛,洗澡的時候,突然發身體有了幾個深色的班點……
「噯!我身體好得很,不怕感冒病毒的啦!」韓蝶拒絕了他的提議,或許是因為發生了無數次親蜜關係的緣故,她像貓兒一般趴在他的懷裡,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林迴翔:「我明天還是會來這裡,你可不許逃走喔!」
「但是……」
他話還沒有說完,只見韓蝶已經先覆住他的嘴唇,好不容易擠出些許空間,他又發問:「這裡一應俱全,怎麼都沒有鏡子?這樣我要刮鬍子很不方便哪,妳下次帶來好不好?」
「刮甚麼鬍子?」韓蝶喘息的低喃,像是情欲的引信,企圖撩撥起更多的後續動作:「我喜歡男人不刮鬍子,來吧!」
看到韓蝶這麼性感撩人的樣子,林迴翔也忘了再繼續追究,或許……韓蝶也深深的迷戀著自己,或許有一天,他能完完全全取代她丈夫,與她在一起呢!

  

愛奴的相關故事已經推出第一集~OK.全家便利商店都有在販售唷(劇情大綱請點圖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薔薇 的頭像
花薔薇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