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預約麼?」

    一瞬間一股香氣鑽入鼻中,柔軟布料的觸感撫上了元英的臉頰,拭去了他的眼淚,就在元英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時,那美麗的女子先開口了,聲音極為溫柔清脆,而她溫柔擦拭著自己眼淚的動作,也打破了兩個人的僵持。

    「甚麼――?預約?」元英淚眼矇矓,不知道對方說甚麼預約。

    「小店是經營情趣用品玩具的,不知道您是不是有甚麼需要?」那美麗的女子持續著微笑,那感覺就像沐浴在春風裡面,實在太美好,一瞬間讓人忘記是在煞風景的女廁所裡面。

   「情趣用品――?我、我沒這個需要……」元英嚇了一跳,沒想到女孩居然是做這樣的生意,馬上臉紅了起來。

    「咦――?您沒有需要麼?」這下子換她驚訝了,她歪著頭思索著:「通常可以看到小店還有我的人,都是有一些慾望需求的……」

    「慾望需求?」元英重複地說著那女子說過的話語,一瞬間他問起自己最大的需求是甚麼?

   「您有願望吧?」那女子慢慢地接近他,說話的音調又甜又軟,眸子閃著一絲神秘的光芒,那些美麗的組合讓人暈眩,話語亦誘惑萬分:「從小到大,您總會希望一些事情可以實現,您心中想要的,無論是人、事、物,都可以提出來,也許小店可以幫您……」

    「我――」他深吸一口氣,不加思索地說道:「我想要跟國慶永遠在一起。」

    愛到一個極致,是執迷不悔的瘋狂。

    他這麼愛他,甚麼事、甚麼東西都與他共享,他們注定天生就應該要在一起的,他不想只為了性別這件事情而成為他們之間的阻礙,他要元國慶愛自己,如同他把元國慶當寶貝一般的呵護,他要元國慶離不開自己,要元國慶時時刻刻都想著自己,他愛元國慶幾分,元國慶就該愛他幾分――

    「我看到你的眼神有不甘心。」

    那女子用柔軟的手輕輕捧起他的臉龐,左右詳端,雖然溫柔卻一劍刺中他的心境:「不承認的身分最痛苦,不平等的愛情最傷人,對不?我了解您的心情,只是您的願望,恐怕要花上很大的代價,就像……」

    「就像甚麼?」元英問。

    「就像人魚公主要獲得雙腳那樣困難。」美麗的女子眨了眨眼,眼皮上那亮晶晶的粉彩也隨著跳動。

    「能跟國慶在一起,是我最大的願望。我不願意因為我的性別而讓國慶拒絕我!」元英嘆了一口氣,咬了咬唇,用極為堅定的模樣說道:「只要能實現這個願望,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我知道了。」

     溫暖的手心離開了他沾滿淚痕的臉,女子的微笑帶著一絲交易成功的神秘:「小店有一樣產品適合您,等我一下,我馬上拿出來給您。」

創作者介紹

沒有低潮的女人

花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